福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搏击

木纹神级复兴系统第七十章你有莎翁我有汤公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7日    点击:[0]人次

神级复兴系统对价格欺诈、价格串通和垄断行为 第七十章 你有莎翁,我有汤公

第七十章你有莎翁,我有汤公

孔萍是昆剧大师张凤霞的嫡传弟子,也是苏城昆曲团的团长。

昆曲是戏祖南戏四大唱腔中昆山腔,在戏曲界地位非凡,而且因为当红时期,深受士大夫阶级的文雅人推崇,所以地位非凡,但是也是由于这一点,让昆曲在现代化的今天,濒临灭绝。

因为大量文辞雅歌,让昆曲的艺术气息太过浓重,失去了受众群体,目前全国所有昆曲从事者,上至九十岁老人一共才800人圈内称为八百壮士。

八百壮士去年联名上书相关部门,直接打出了‘救救昆曲’的口号,可见昆曲已经面临到最危险的绝境当中了。

昆曲作为戏曲界的活化石,传承发扬时间近六百年,独领风骚,这种戏曲都已经面临失传决断,可见中华戏曲目前的生存环境和未来有多迷茫。

昆曲八百壮士让国家对于戏曲保护确实重视起来的,在国内成立了一个昆曲研究保护科目,目前先把现存的昆曲资历存进了博物馆,防止失传。

但是并没有一套完整的拯救昆曲方案。

同时提起昆曲,一定要提到一个人,就是十六世纪时华夏伟大的文学家,戏曲家汤显祖。

汤显祖比莎士比亚生猝年纪几乎相同,二是同在戏曲界占有最高的地位,三是创作内容都善于取材他人著作,四是不守戏剧创作的清规戒律,五是剧作最能哀怨动人。

今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世界百位历史文化名人中,正式将同时代的汤显祖,莎士比亚还有塞万提斯并列。

从此国际文学圈内华夏中终于敢跟西方文学笑称,你有莎翁,我有汤公。

汤显祖一生所著四部剧作,名为临川四梦,其中55折的《牡丹亭》最为出名,这出大戏演员不眠不休也要演上几天。

也是因为汤显祖在国际戏剧界的特殊地位,所以让昆曲也受到的关注更多一些,这次的拯救昆曲行动,不少国家的戏曲组织都参与了进来。

虽然目前的成效还不大,不过至少让国内很多人知道,昆曲是一门什么样的艺术。

都说莎士比亚的悲剧四部曲伟大,其实华夏也有临川四梦这种史诗巨作。

王耀只是了解一下昆曲的基础知识,所以也懂得不太多,但是这次见到孔萍真人,就能感受到新一季的产品分为四个主题:花·之魅、新·都会、简单·爱、纯真·派昆曲那种柔情似水的风雅了。

孔萍跟茅韦涛关系很好,两人聊完还不尽兴,一同去表演厅彩排,孔萍似乎对王耀有些好奇,茅韦涛她们彩排的时候,主动跟王耀攀谈起来。

王耀腼腆的应付着这位过于热情的师姐,因为是夏天,孔萍穿着又过于清凉,胸口大片的白嫩软肉让王耀有些不敢抬头,尤其是孔萍身上那股不知名的香水味,让王耀十分尴尬。

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小耀今年多大了?”孔萍笑吟吟的看着王耀问道。

“我今年十七了。”王耀答道。

“十七了,不算小,学戏多久了?”孔萍继续问道,身子往王耀靠了靠。

王耀不动声色的后退小半步“我没学过戏,就是经常听,徐老说见我有意思,就收我为徒了。”

“有意思?”孔萍秀眉一挑,抿着唇娇笑道“确实是徐老的风格,有意思,不过你肯定也有过人之处,别跟师姐打马虎眼。”

“我可能记性不错。”王耀干笑道,目光从孔萍胸口那条白嫩的的沟壑移开。

“记性好?那确实要得,咱们唱戏的一定要记得住词,我脑子笨,一首词几百句,翻来覆去我得唱几年。”孔萍笑了笑“学戏苦不苦?”

“这,我还没开始学呢。”王耀说道“不过听说挺苦的。”

“咱们这是功夫,跟外面那些唱唱跳跳都不一样,唱念做打四门功课,十门基本功都要样样精通。”孔萍说着伸手摸了摸王耀的手臂。

王耀身子本能的颤抖了一下,孔萍白嫩的小手柔软至极,隔着衣服捏在他胳膊上也能让王耀心神一荡。

“哟?看不出来,瘦归瘦,身子骨倒是不错。”孔萍明显怔了一下,娇笑道。

王耀吞了吞口水赔笑,这段时间有着免费的饭票和各种成长果实药水,王耀的身子骨已经有了质的的变化,身上虽然还有些瘦弱,但是肌肉都有了。

“好好学,说不定以后能跟师姐搭戏。”孔萍那双水润的眸子看着王耀带着莫名的情绪。

王耀眨了眨眼“师姐唱的是昆曲吧。”

“只要是咱们南戏,都是相同的,而且昆曲算起来也是你们越剧的奶娘了,苏杭离得近音韵相似,越剧跟昆曲有几段相近的曲目,比如《打金枝》之类的。”孔萍说着那双大眼睛闪烁出一丝可怜“现在昆曲不行了,班子上下全是近五十多岁的老艺术家了,平时搭戏有些困难了,年纪大体力不行,说起来,也是有些心酸。”

孔萍说的楚楚可怜,王耀也有些于心不忍,昆曲确实惨啊,同时王耀也明白了孔萍的意思,估计是想着以后自己学成了有机会上台,孔萍如果找不到合适的搭档,可以临时跟王耀这样的年轻人搭一场大戏。

但是那也是几年后的事情,学戏这东西,着急不了,虽然不知道孔萍的真实目的,但是王耀也不好拒绝。

“那我努力学学,争取能帮上师姐。”王耀客气的说了句。

“咯咯咯~师弟果然是个善良的孩子。”孔萍摸着王耀的头娇笑道。

茅韦涛她们今天都是带妆彩排,道具什么也很到位,因为下午开台第一嗓就是她们越剧团,马虎不了。

王耀第一次看见上妆的演员们,越剧的妆容不似京剧那么夸张完全脸谱化,更注重细节,比如茅韦涛的贾宝玉就勾勒凤眉和眼线,用水粉将两颊画得瘦一些,鼻梁画挺,整个人就显得俊美非凡。

不得不说,茅韦涛上完妆之后,真的有一种风流倜傥的英气。

“茅茅真好看。”下台后孔萍称赞道。

“师姐又夸我。”茅韦涛笑了笑,纸巾沾水擦了擦脸颊的水粉,因为中午还要吃饭,水粉沾油气会有些反光。

扮演林黛玉的是副团长,化了淡妆后真的很漂亮,就是昨天一直捏王耀脸的那个漂亮师姐,名为贺赛飞。

“赛飞也漂亮。”孔萍的嘴很甜。

“孔师姐才漂亮。”贺赛飞腼腆的笑了笑,看向王耀“小师弟,师姐如何?”

“美。”王耀真心称赞道“不过感觉跟林黛玉有些不像。”

话音落,茅韦涛微微挑眉。

“哪里不像?师姐是不够闭月羞花?”贺赛飞嗔恼的白了王耀一眼。

“师姐美得太艳丽了,肯定是比林黛玉漂亮啊。”王耀笑着夸道“不过葬花的林黛玉那种忧郁阴沉好像没了,师姐看着特别健康。”

“以前徐玉兰师叔也这么说你。”茅韦涛笑着说道。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你们徐派的怎么眼睛这么毒?”贺赛飞娇蛮的嗔道“那你说,怎么才像?”

“这个,眉尾画低吧。”王耀想了想。

“那不是八字眉了?”茅韦涛蹙起眉。

“你会画眉吗?”贺赛飞问道。

王耀摇摇头。

“那白说了。”贺赛飞翻了个白眼“化妆这东西,说的容易,但是很难画出了的。”

王耀灵光一闪“哪个,师姐,我会写字,要不我用毛笔给你画?”

众女一怔,随即笑出声,贺赛飞红着脸拍了王耀一下“你当师姐的脸是宣纸吗!还用毛笔。”

“好了,别闹了,后面的朋友还等着呢。”笑了一会儿,茅韦涛清了清喉咙“大家先回房休息一下,中午一起吃饭然后统一补妆。”

参演的二十几个姑娘娇滴滴的应了一声。

跟茅韦涛告别孔萍,茅韦涛让王耀在房间里呆着别乱跑。

王耀回了房间做了一会儿九点多,时间还早,迟疑了一下去敲郑晶晶的房门。


盘锦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精索静脉曲张
吉首白癜风较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