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欧冠

送葬诗歌第二十五章入学测验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5日    点击:[0]人次

送葬诗歌 第二十五章 入学测验

石头铺成的小径舒缓而优美的向前延伸,两旁是被园丁随性打理着的绿地,不知名的野花肆意生长着,让绿地充满了自然的活力。也许是清晨时才浇过水,绿地在阳光的直射下闪烁着清爽的光辉。

这里是卡特里斯学院的教务管理处的旁边的等候处。

从来到这里的时候一个穿着作业员衣服的年轻人説让他们在这里稍后片刻,他要先进去通报一声那会算起,柯特他们已经站在这里看着几乎没有变化的风景十几分钟了。可依然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是柯特·莱恩斯特先生和莉琪·莱恩斯特小姐吧?”又过了好一会,就在柯特不耐烦想要再招呼作业员的时候,挂在门边的通话器突然响了起来,“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我是学院的工作人员卡菲尔·塔图里斯。”

看见事情终于有了进展,柯特好不容易缓了口气。他扭头看向坐在旁边的莉琪,她已经因为太无聊而开始在半空中胡乱编写着毫无章法的法术雏形了。随手用魔力涂出乱七八糟的的涂鸦随即擦掉,足以证明她也感到有些无聊了。

远在通话器那边的卡菲尔·塔图里斯也许知道两人已经不耐烦了,语很快的説了下去:“请你们现在来三楼最南边的房间,我们将在这里对莱恩斯特小姐提出的入学申请进行法术基本理论以及操作实技两方面的考核。”

“哔——”的一声,通话器就挂断了,余下的沉默也在催促着两人快去指定地diǎn。原本柯特也想让对面尝尝自己的感受,可是想想他们毕竟是在为了自己的工作努力,也就只好拉着莉琪开始移动了。

这栋建筑物被分中央大道为南北两侧,从作为等候室的大厅进入内部之后就是一条连接各处的走廊,建筑的线条简约而流畅。左右的房间大约有十来间,作为教务管理处来説,稍微显得有些大了。

如此宽阔的建筑物,使用效率却并不见得有多高。两人走在廊下,几乎看不见工作人员的身影,空荡荡的走廊里回响着两人的脚步声。

“这还真是好大一个房子啊。”

柯特自内心的感叹道,只是口气里稍微带了些讽刺的气息。

听见柯特嘲讽般的话语,莉琪带着笑容diǎn了diǎn头,然后将视线挨个扫过建筑物的每一个角落説:“大而空旷的建筑物难道不是安设密道最好的结构么?这可是通俗里最常用的经典桥段之一呢。”

“嗯…着个倒是不好説,这个楼毕竟是前几年才建造的,当时的设计图应该是要经过自治领检查并且建造时也是经过监督的。”

带着半信半疑的神情,柯特也默默环视了一下经过的这些房间。它们排列的相当整齐,不像是有机会藏匿暗道的格局结构。

“这只是一种猜想,当然我不保证猜想的准确。”

两人一边説着,没过多久便来到了卡菲尔·塔图里斯要求他们来到的位置,在那里迎接他们的是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男性。他的皮肤有diǎn黑,这似乎是天生的,而头则是有些扎眼的白色。

男性的身高大约过了一百九十厘米,宽阔的肩膀和坚毅的眼神让人印象深刻。而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身上那件已经开始变得老旧的西装,它就这样包裹住他一身饱满突出的肌肉,显得有diǎn滑稽。

“你们好,欢迎来到卡特里斯高等统和研究学院。我是卡菲尔·塔图里斯,今天由我负责处理莱恩斯特小姐的入学申请。”

看得出来他想尽力挤出一个表示亲近的笑容——只是他一开口,低沉的声音就缓缓从他的喉咙中流出,反而让他显得凶神恶煞起来。他的声带似乎曾经受过伤,有些奇妙的沙哑,这原本和他魁梧的身体搭配起来倒是十分合适,可惜他身上的服装存在感实在太强,一下子就破坏了他严肃的气场。

“塔图里斯先生你好,我是柯特·莱恩斯特。”柯特走到卡菲尔跟前和他握了个手表示自己的善意,然后尽全力不让自己笑出来,“今天的工作就麻烦你了,请问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呢?”

他应该是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脸扭不出笑容来,干脆放弃了努力。

“其实也不需要做什么,因为莱恩斯特小姐报的是高等分部的入学申请,所以我们必须对她的能力进行一个考核才能通过她的申请。”

清了清嗓子,他继续説:“如果你们没有其他安排的话,现在就请莱恩斯特小姐进入那边的房间里准备基本理论的考试吧,具体情况会有监考老师告诉你的。如果没有携带文具,可以向他索取,但是请不要用法术作答。”

塔图里斯指了指眼前敞开门的房间,里面的确有一个带着一脸和善笑容的女性拿着一叠卷宗安静的坐在椅子上。那位应该就是被分配来负责监督莉琪考试的老师了,柯特瞄了一眼她手中的卷宗,下意识感觉到考试的内容可能不少。

“好吧,我知道了,笔试对吧?”

莉琪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她简直就差没把这场考试当做打时间的乐子。

“麻烦你好好考,千苹果公司接受施乐公司风险投资部100万美元的入资万别写些有的没的…”

柯特的叮嘱里似乎暗含着某种暗喻的意味,只是莉琪的样子看起来并没有很在意,只是随意的挥了挥手。向柯特表达自己已经听到了他的话之后,她就迈着欢快的步子一溜烟跑向了负责考试的女性,完全把柯特甩在脑后。

柯特拖长了声音叹了口气,他知道莉琪应该是听进了自己的话,只是具体操作时她会怎么做就是另一回事了。

“真希望她别惹出什么事请来…”

“莱恩斯特先生。”而在他想要去附近转一转打时间并且侦查地形时,塔图里斯突然叫住了他,“我从卡德菲尔那里听説了不少关于你们的事情,不介意的话可否来我的办公室陪我喝杯茶聊一聊?”

卡德菲尔?

柯特花了一会才想起这是大姐头的姓,这几年一直大姐头大姐头的叫着她,差diǎn就要以为她的名字本来就是大姐头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会用姓氏称呼大姐头,多少能够説明他们应该是认识的。

既然如此,柯特就不好随口扯个理由拒绝他的邀请了。

这一头,在柯特被塔图里斯叫去喝茶的当口,另一边的教室里,莉琪也坐在位置上准备开始法术基本理论的测试了。

就算是沉迷于流行里的莉琪也知道,法术学院的考试不可能仅仅是摸一个测试魔力容量的球球或是戴上个会説话的老旧的帽子就能够通过的。

法术不是单纯放出体内的魔力,也不如奇术一般重视天赋;法术截至目前是将一个人学到的知识与思维能力加以统和利用,最终制造出特定效果的一门技术。

——这是所有法术士都知道的基础。

只不过看见考卷上的题目后,莉琪还是不由得愣了一下。

“第一大题,选择题。请按题目要求从下列选项中选出所有你认为是正确的答案并且将其填在标示的空格内。

1,我们知道元素系法术的原理是用特定算法将精炼魔力通过一定概念转换为支持法术形式的结构,并且将其作为“现象”加以外放的法术技巧。那么请问,在空地上diǎn燃一堆湿润的树叶时,不必须的概念是以下的哪一项?

1,干燥。2,热,内在的光。3,流动。4,稳定。5,结尽管企业很大构破坏。6,力量。”

——这、这莫非就是传説中的选择题?

莉琪的表情一瞬间僵硬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接触现代教育的考查方式,一时还有diǎn风也不过来。不过很快她又详装无事的开始翻动女教师到自己手中的这一叠考察题目,想要知道究竟还有一些什么样的题型。

于是在看完一遍题目之后,莉琪差diǎn就扑在了桌子上。不过她并没有让自己太过失态,而是立刻稳住了身体

“你怎么了,莱恩斯特小姐。”看见莉琪有diǎn夸张的举动,负责监考的那个女性有些慌张的走了过去,“难道説身体不舒服么?”

她看向快步走上前来的女性,用没睡醒的语气慢悠悠的説:“不,没什么。只是昨天晚上没睡好,现在稍微有diǎn头晕而已。”

这当然是假话,让她头晕的当然不是昨天看书看得太晚没有睡觉,而是出现在这一叠考查卷上的那些奇怪题目。除了“选择题”以外,还有许多她从未见过的提问模式,这些题目让没受过正规教育的莉琪头疼不已。

比如一道论述题,要求答题者简要论述亚拉尼克斯王国与拉托尼尔联盟之间生的战争对当时旧大6政治格局走向的影响。

如果要莉琪简要论述法术技术革命对全世界法术展走向的影响,她绝对可以写一个几万字的报告。可是这一题是让她论述一次战争政治格局走向的影响,不喜欢看历史书的莉琪连这个事是什么时候生都不知道。

莉琪一时没搞明白打着“基本理论”名号的考试,怎么会抛出这样的问题来为难人。她现在很想对刚才让她“好好考试”的柯特抱怨一句,现在不是她不想好小凯仍是喃喃自语对着巴黎的女孩说着「Je t’aime’…好考试,而是这个卷子让她没办法好好作答。

不过也好——她想——至少不会感到无聊了。

孩子肚子鼓鼓的胀气
安阳治疗白癜风方法
太原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