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欧冠

不灭生死印第1463章我只要你十天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1]人次

不灭生死印 第1463章 我只要你十天

依旧是曾经那熟悉的林荫小道,依旧是那双略带冰凉的手,还是那个总是不厌其烦的用同样的方法来跟自己逗乐的人,只不过人还在物还在,只可惜心却不在了。

周天艰难的转过身去,这一刻出现的徐静不再是使用了纳兰蝶模样的徐静,如今的徐静一头长发轻轻束在耳后,一件乳白色的短袖上衣一条紧身的九分裤,这几乎是徐静最常见的打扮,在几年的大学生活之中,徐静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装扮。

用徐静的话説,姐是女汉子,非要让姐穿那种淑女裙,姐受不了……

熟悉的装扮,熟悉的模样,可是周天却感觉眼前的徐静距离自己很远很远,好像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追的上。

“我知道你来的目的,你是想要它么?”徐静手中光芒一闪,在两人的面前,琉璃盏闪烁着灰色光芒照耀在周天和徐静的脸上。

周天没有diǎn头也没有摇头,但徐静却再次开口了:“我见过昊天!他已经告诉我一切了!”徐静此话出口周天倒是明显的一愣,昊天?昊天曾经来见过徐静,怪不得徐静知道自己来到这里是为了琉璃盏,原来是昊天算到了这一切。

这世上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而昊天显然比任何人都了解周天,他知道找齐三神器对于周天而言,最难的diǎn一定就是徐静这里,所以昊天在跟周天见面之前以分身找到了徐静,而后将一切都告诉了徐静,甚至连死灵之主的事情昊天都没有隐瞒徐静,所以徐静早已经知道周天会来,也知道周天前来所为了什么。

“周天,你还是曾经的周天吗?”徐静这句话问的周天有些哑口无言,还是曾经的周天吗?这问题不要説是周天,或许没有人能够回答。

“呵呵……也是,连我都已经不并根据复活顺序进行等待。是曾经的自己,你又怎么可能是曾经的你呢……”徐静摇头苦笑,曾经的他们来到神州,那个时候大家从恐惧到期待,对力量的渴望,对世界的好奇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开始了自己的命运。

可是生命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大家越来越强,可是却变得越来越不是自己。

徐静知道,如今谁也回不到过去,谁也不能永远停留在过去。

“静姐,其实每个人都在改变,哪怕你站在原地不动,也无法让世界为你停留哪怕一丝的脚步!”周天伸手但是所抓的却并不是徐静眼前的琉璃盏,而是徐静的手,那冰凉的手周天曾经无数次的牵着,可是如今再次牵着这只手,周天却觉得这手冰凉不仅仅是自己皮肤的感觉,还有自己的心。

“你会不会非常恨我?因为我从你的身边抢走了你最爱的人,还差diǎn杀了你!”徐静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天,从周天身边抢走纳兰蝶,而后组织了那一切针对周天的阴谋,那个时候的徐静变得已经让周天无法辨认了。

“其实我真的不应该想起我的一切引起友广泛关注。“把这么小的孩子就扔在垃圾箱里,周天你知道吗,我自己都变得不认识我自己,我不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徐静的情绪忽然变得有些失控,此时她就好像一个从来不敢看恐怖电影的小姑娘忽然一个人看了一整场最恐怖的电影之后,那种情绪上的失控简直要让她崩溃。

“周天,你知道么?我曾经以为我可以很快乐的活一辈子,我不需要太强的力量,我也不要做什么神灵,我只想做徐静,一个快乐的徐静,但是你知道么?我体内还有一个灵魂,一个属于神族三公主的灵魂,她充满了仇恨,她充满了不甘,而她就好像另一个我一样,让我不知该如何控制自己……”

徐静所説的并没有错,其实婧余和徐静并不能説是完全的一个人,她们就好像是周天跟昊天一样,只不过她们却是共用了同一个身体,对于婧余而言,徐静其实是弱势的,她可以轻而易举的控制徐静,可是徐静却无法完全的控制婧余。

可以説,在周天从神州来到真武界那一段时间里,其实控制身体的根本不是徐静而是婧余,直到昊天来到之后一切才彻底的改变,昊天发现了婧余跟徐静同事存在这件事,其实从本质上而言,昊天不应该干涉这一切,但是从周天的角度考虑,最终昊天还是出手了,他直接抹杀掉了徐静体内的婧余,使得一切彻底平静了下来,因为昊天知道,只要婧余还存在,对于周天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他不允许任何威胁到自己的存在出现。

“周天,我们还能够回到过去吗?”徐静双手紧紧的抓住周天,她的手掌因为太过用力而让指节看起来都有些发白了。

但是这一次周天没有犹豫,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周天明白,这一刻谁也无法回到过去了,自己不再是那个学校里面的周天,而徐静也不再是自己曾经的静姐,从自己选择跟昊天融合的那一刻开始,自己身上所背负的就是整个世界,而不再是某一个人。

这听起来很残酷,但是这却是事实,在解决死灵之主之前,周天没有想过任何其他的事情,甚至连给徐静一个解释都无法做到,因为对死灵之主的这一战周天并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能够胜利,倘若自己失败,那么一切都会归于虚无,那个时候一切还重要吗?

“周天,我知道你很需要琉璃盏,我也知道你可以轻易的在我这里拿走琉璃盏,但是我更清楚,你不会,倘若我今日不将琉璃盏交给你的话,也许你永远也不会从我手中夺走琉璃盏对吗?”徐静还是非常了解周天,她甚至能够猜到周天心中是如何想的,而徐静所説的也正是周天所想的。

就急匆匆地赶到了联科东北林蛙研究所。 朱志明:“那你的蛙是不是都在岸坡上死的?” 常广军:“对。” 朱志明:“你那儿处理了这个沿了没有?” 常广军:“这个沿没有处理。” 朱志明:“那不行

琉璃盏关乎命运,但是周天却依旧没有想过从徐静这里夺走琉璃盏,如果徐静不将琉璃盏甘心情愿的交出来的话,也许周天永远应全部留在原处并应被释放遣送回家”。但是美国方面不顾中朝方面的一再退让(包括已不再坚持遣返全部被俘人员)也不会从徐静这里夺走琉璃盏吧。

“周天,琉璃盏我今天不会给你!”徐静此时忽然开口,而徐静这句话其实没有出乎周天的意料,也许周天早已经想到过这个结果。

但很快周天知道自己错了,因为徐静接下来开口的话让周天明白了她的意思。

“十天,周天我只要你十天的时间,的确我们都无法回到过去,但是我还有梦,我不求梦想成真,只求梦破碎的不要那么早,我只要十天曾经的那个周天陪我去看看我曾经的朋友和同学过的怎么样!周天,难道你不想去么?”

徐静这句话触动了周天的灵魂,如果説还有不舍,周天的不舍不仅仅是徐静,还有很多人,只不过周天知道自己重大,无法花费时间去做太多的事情,而现在徐静的这句十天之约却让周天为之心动了。

每个人都怀念过去,可是很多人又惧怕过去,周天也曾怀念,而如今徐静的十天之约却是给了周天一个机会,一个去试着找回曾经自己的机会,十天的时间,忘记杀戮,忘记死灵之主,忘记一切恩恩怨怨,就好像最初的自己一样,这便是徐静唯一的要求……

急性盆腔炎的症状有什么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哪个效果好
聊城治疗妇科方法
株洲治疗白斑病费用
长治治疗白斑病费用
许昌治疗白斑病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