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电竞

武道魔尊第38章柳家故交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武道魔尊 第38章 柳家故交

听的营帐外有人呼喊,强壮的张伍长,立马回道“柳昊的确在此!”

话音刚落,几名士官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身穿长袍,带着纱帽,一副文人墨客的模样。而在那人的身后,站着几名士兵,手中捧着一套金色铠甲。

“文若大人!”张伍长几人一见这文官,拱了拱手,算是拜见了一下。柳昊跟在后面,也学着样子参拜了一下。

元武大陆,以武为本!文官本就不受待见,即使文若比张伍长等人级别高,也被他们在心里瞧不起。

“客气!客气!”那身穿长袍的文若大人,不过是军营中的一名参谋,有名无实,每天只能做着一些小事。

“这位便是柳昊了吧,李将军派我给你送来衣甲,前去大营觐见!”文若看着柳昊说道。

柳昊一点头,说道“我就是柳昊,不知李将军为何要见我!”

文若看了柳昊一眼,说道“李将军高高在上,我等只需要完成事物便成,哪需要问这么多,你去了便知道了!”

柳昊怂了怂肩,点头道“那好吧,我便去看看!”

文若一转头,朝身后几名士兵使了个眼色,示意几人将甲胄放下。

金色的铠甲盔衣,是金字军的标志,给柳昊拿过来的,是一套金色的作战盔甲。若不是柳昊本就长得比较高,不然都要穿不下这盔甲。

将金色战甲穿上,柳昊整个人也变得精神起来,一股英气,油然而生。

柳昊看了一眼那文若大人,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铠甲,说道“我们可以走了么!”

文若点了点头“走吧!莫让李将军等急了,他最不喜人晚到了!”

柳昊正要跟着文若走出营帐,张伍长在后面轻轻拍了拍柳昊的肩膀,说道“小心一些,莫要乱说话!”

柳昊微微一笑“我知道了,多谢伍长提醒!”集体突然觉得,这身材高大的张伍长,是个挺讲义气的家伙。

出了营帐,柳昊跟在文若的身后,一言不发的向军营中心的大营走去,其余几名士兵,皆是没有说一句话。

军营之内,来来往往的士兵不少,一大早,便开始了训练,偌大的炼武场上,数千名金甲士兵,排列整起在操练着。

一阵接一阵的呐喊声,铿锵有力,在簌簌的晨风中,一股肃杀之气,充斥在空气之中。

柳昊被这阵阵的喊杀声所吸引,只见那排列整齐的数千兵士,不断的变化阵型,交错而过,演练出一套套杀伐的阵法。

“这些阵法,都是什么人传授的?”柳昊有些好奇的问那文若。

文若看了一眼柳昊,颇有些得意的笑道“这些阵法,都是我们李木兰李将军传下来的,在战斗中,凭借这些阵法屡建大功,当真是厉害。”

“李木兰!?”柳昊微微有惊讶,没想到那高傲无比的李将军,竟然叫这个名字。前世在地球,可是有个代父从军的花木兰,当真是人如其名。

“这阵法果然厉害!”柳昊夸赞了几句,从前闲时,自己在家中对阵法也有过一些研究。

和文若聊了几句,两人便开始熟络了起来,柳昊和文若一路轻声聊着,来到了李木兰的大营。

经过和文若的一番聊天,柳昊对李木兰也是有了些了解,一名女子,能统领万人大军,的确让人钦佩。

李木兰的大营,在金字军阵营的最中心,营帐外围起栅栏,数十士兵把守在大营的两旁,闲人无法靠近,特别是FANS光是那大营,都要比柳昊他们那住了十一人的营帐,要大上好几倍。

“真是会享受,还给自己弄个大“别墅””柳昊在李木兰的大营外,忍不住腹诽了几句。

来到大营外,文若立马禁声,不再和柳昊说话,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长衫,扶正了一下官帽,走到大营门口,朝一名金甲佩刀侍卫道“李将军要的人带来了,还请通报一声!”

文官无地位,特别实在军营当中,那金甲佩刀侍卫居高看了文若一眼,直接转身对身后一名士兵低头轻语了几句。那名士兵朝匆匆跑向了大营内。

“你们在一旁先侯着吧!”那金甲佩刀侍卫,这才是砖身随意对文若说了一句。

“有劳了!”文若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和颜悦色的点头,退到了一边。

见到文若如此懦弱,柳昊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武强文弱,自己要不是前世追究武道,光凭着肚子里那些剽窃来的诗书,说不定也得躬身懦弱一世。这可不是柳昊想要的。

不一会,那名士兵便是从大营内出来了,在那金甲佩刀侍卫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那金甲佩刀侍卫一点头,朝柳昊一挥手道“你就是柳昊吧,你可以进去了!”

随后又对文若道“你可以回去了!”

“是!大人!”柳昊和文若同时一拱手,朝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柳昊看了一眼文若的背影,依然是微微叹了一口气。

走到主帅大营的前面,一身金甲的柳昊,在营帐外微微犹豫了一下,里面便传来了一声女声。“既然来了,还不进来,还要本将军来请么!”

“神识!”柳昊一愣,没想到李木兰早已是神识外放,这四周都已是在她的控制范围之内。

不再犹豫,柳昊大步流星走进大营。

偌大的大营内,一条兽毯,直接从入口铺到了主将上位之处,营帐之内,两旁的过道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兵器,琳琅满目,好似一个小型的兵器库一般。

而在大营的主位,一身金甲,身姿挺拔的李木兰正高坐在上面,在她的两边,还各站着一名侍女,在一旁小心的伺候着。

“拜见将军!”柳昊一进到营帐内,立马拜了起来。

李木兰气定神闲的看了柳昊一眼,微微一摆手道“起来吧!”

“多谢将军!”柳昊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站立到一旁,对于李木兰这个女人,柳昊心中还是有些忌惮的。

见柳昊如此拘束,李木兰微微一笑,道“你可知道,本将军今天找你来,可是为何事?”

“属下不知!”柳昊直言道。

李木兰一欠身,从主位上走了下来,慢慢的走到柳昊的面前,上下打量着柳昊,好一会才说道“小小年纪,修为却是不低,这样的天资,也算是难得,我且问你,你可愿意到我身边来当差!”

经过了之前白毛风的事情之后,柳昊提高了一些警惕,这些修为高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上自己的,一定有什么阴谋。

微微一摇头,柳昊说道“属下不过是卑微一囚犯,受恩泽,才有幸进入军中,实在是不敢奢求,能侍候将军身旁,怕笨手拙舌,恼怒了将军!”

李木兰仿佛没有听到柳昊的话一样,依然是微微一笑,一步步逼近到柳昊的面前,说道“我问你,白将军的死之前,你在哪里,受哪路军官管辖!”

“唰!”柳昊当下脸色就微微有了些变化,没想到这李木兰,竟然还是在怀疑自己,不肯放过自己。

突然,柳昊脸色一变,正色道“将军若是不信任我,大可叫人杀了我,我那日所说的,绝无半点虚假,皆是我亲眼所见!”

柳昊知道,只要自己说出真话来,那就是死路一条,只能将谎言进行到底。

“哈哈,有骨气,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了你么!”李木兰仰头一笑,那张美艳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嘲讽,似乎柳昊的言行,都被她给看穿了一样。

柳昊心中如波涛般起伏,但是表面上,却依然是一眼不发,平静如常。

李木兰忽然一拍手,看着柳昊说道“柳家的人,果然都不是好对付的,呵呵!”

“什么,柳家?”柳昊微微一楞,有些不明白李木兰所说的意思。

李木兰见柳昊惊讶,说道“你原本是柳家的子弟,因为得罪了族长,才被发配至此,我说的没错吧。而那柳传君,可是你们家族中的族长!”

听到李木兰如此说,柳昊心中并没有多大的惊讶,这么一点信息,以李木兰的手段,随便一查,便是能够查出来,于是七天酒店也在发生着激烈的变革柳昊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

李木兰点头道“是就没问题了!”说完,李木兰拍了拍手掌,在她身后侍候的一名婢女,立马就恭敬的走向前来,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幅卷轴。

李木兰接过那卷轴,慢慢的在柳昊面前展开,竟然是一副画卷,里面画了两个老者,在高山之顶,盘坐在一石桌前,看着石桌上的一书籍,似乎在研究着什么!

“这……竟然是……”柳昊看到那画卷后,眼中忍不住的有些惊讶,那画卷上面的两名老者,其中有一人,竟然画的和柳传君一模一样。

看过画后,李木兰将画卷收了起来,看着柳昊道“这副画卷,是我爷爷传给我的,上面的两名老者,一个是我爷爷,另一个,即使我不说,你也能猜到了吧,正是你们柳家的族长,柳传君!”

柳昊点了点头,说道“不错,那画中的老者,的确很像我们族长,难道我们族长,和李将军的爷爷,是故交?”

柳昊开始攀起亲戚来,毕竟有一个亲戚故交的孙女在这里,而且实力还强大,自己自然多少也会有些好处。

谁知,李木兰淡然一笑“没错,的确是故交,还是很好的故交!”

雅安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
滨州牛皮癣医院
三岁小孩脾虚如何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