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游泳

水泥锥刺伤了开放与包容力量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21日    点击:[0]人次

将互联信号传送至更远 水泥锥刺伤了开放与包容

【建材】的确,一个城市不可能无限地接纳流浪人员,管理者很难保证每一措施均达到帕累托较优,即保证至少一个人受益,没有任何人受损。但这并不代表城市可以通过水泥锥或水泥锥思维满足管理洁癖。

广州近日被爆出在白云区、天河区等多处天桥、高架桥桥底浇筑水泥锥,这些森然林立的尖齿被指是为了驱赶在此栖居的流浪汉。本来就无家可归,现在连露宿街头的权利都被剥夺,水泥锥体现了简单野蛮的管理思路,对所谓的流浪汉来说应该主疏而不是堵素以包容和开放著称的广州,被不少民指责不人性、不人道。可是,这些水泥锥是谁建的,至今依旧成谜。    广州市城管局、交通局、建设局等多个部门均称不属我们管、不清楚等。较后好不容易爆出广州市建委认领水泥锥的消息,但广州市建委相关负责人还是打了个折扣,称水泥锥是由市政园林局十年前铺设的,2009年大部制改革后,市政园林局市政方面的职能划归到了市建委。而一般情况下,市政设施建设和管养职能是分开的,一些由建委负责建设的天桥建成后都会移交到属地管养,但现在仍然有一些天桥管养没有移交,所以具体情况仍需具体分析。至于这些以前建成的水泥锥是否会铲除,也需要明确单位后再作决定。    探寻太过曲折,但水泥锥到头来还是无主之物,至于何时拆除、会不会拆除依旧扑朔迷离,不过,有一点倒是搞清楚了,就是这些水泥锥的用途在建立之初,确实是为了防止流浪人员栖居桥底,维护市容市貌。这让之前的防止机动车违规掉头、防止无牌小贩乱摆卖、防止行人乱穿马路、防止杂物堆放等猜测,一下子落空,很是伤了一些人的辩护之心。广州市建委相关负责人还表示,近几年,广州市建设中已没有再新建水泥锥,未来也不会再建这样的水泥锥。对此前的部分水泥锥广州市已进行了改造,以绿化带取代,现在桥下一般都是种植绿化植物,既美化了环境,也能防止流浪汉露宿影响市容卫生。尽管水泥锥是历史遗留问题,尽管还是以维护市容市貌的名义驱逐流浪人员,毕竟以花花草草代替水泥锥,看上去已不那么扎眼,似乎还有些赏心悦目的感觉。    水泥锥在广州是历史遗留问题,何去何从尚未定夺,但这并不妨碍其他地方效仿就在广州水泥锥事件爆出不久,人们在深圳也发现了同一款锥状设施,深圳河道管理处亦出面回应称,其设置主要就是为了清理三无人员,且系借鉴广州经验。我不知道其他地方是否也如深圳一般在借鉴广州经验,已经设置或将要设置水泥锥,或者干脆会跟广州争夺水泥锥的发明权,但我知道类似的水泥锥式管理思维,在某些城市并不新鲜。成都人民南路公交站改造,休息座椅被改成了只能放得下半个屁股的滑滑椅。对此成都建委回应称,之所以有如此怪异的设置,是为了防止流浪人员把座椅当床使用,影响城市形象。而在积极借鉴广州经验的深圳,其罗湖区近日公布了市容环境综合考核实施方案。根据该方案,流浪乞讨人员救助一项,占10%的权重。如果发现流浪乞讨、露宿人员出现在主干道(严管路)、次干道(重要路段)和其他城市道路(控制路段),分别给予2分/人、1分/人和0.5分/人的扣分。而这一考核方案又脱胎于深圳市的相关文件。这种水泥锥式管理模式是比水泥锥还要森然凌厉的。尽管有关方面回应路现乞丐扣分仅为内部考核指标,但谁都知道这样内部考核下去,结果会是什么。    必须承认,如何管理和救助城市流浪人员是每个城市面临的艰巨挑战,职业乞丐和流浪人员常伴随和引发一些违法犯罪问题,也存在城市虽有救助站,但即使管吃管住,仍有许多流浪人员并不愿意入住救助站的现象。因此,驱逐流浪人员有一定的民意基础。比如,在广州水泥锥事件中,有市民就认为很多流浪人员栖居于天桥底下,不仅把桥底的绿化全部破坏,还给城市居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不便,水泥锥设置很有必要。然而,作为市民可以这样想,但管理部门却不可以不加分析地去这么做。因为水泥锥固然可以不让流浪人员栖居桥下,但把他们驱逐到人行道等其他地方,问题就能解决吗?    的确,一个城市不可能无限地接纳流浪人员,管理者很难保证每一措施均达到帕累托较优,即保证至少一个人受益,没有任何人受损。但这并不代表城市可以通过水泥锥或水泥锥思维满足管理洁癖。拿出耐心和智慧,拨出一定财力分类管理流浪人员,对有劳动能力的,引导帮助其正常就业;对失去劳动能力的实施积极救助,也是一个城市应该积极展现的包容和文明。

成都生殖感染沈阳妇科医院成都治疗包皮包茎费用多少钱导致老人认知功能下降的原因
石家庄医院白癜风治疗哪家好
昆明男科哪好